梦之城客户端下载:3263投名状

    安息境内,大宛第一步兵师,第一步兵团的临时防御阵地上,这是一处靠近水源的防御阵地,附近有一处小的土坡。大宛军队在来建立了自己的防御阵地。他们的炮兵处于制高点上,指挥部也在那里,方便他们利用火炮支援各个方向。他们的步兵阵地主要防御在各个方向上,为了加强他们的防御阵地。主要是防止安息骑兵的突击。他们决定布置铁丝网,这是他们防御骑兵的最大利器。
  
      “长官,你看那边,安息骑兵。”一名二等兵担心的对自己的长官报告到。一名中尉看了看远处的几名安息骑兵,他们显然是来侦察的。因为他们看起来漫不经心。
  
      “他娘的,胆子太大了。如果不是他们距离的太远的话,老子一枪毙了他们了。”中尉骂道。
  
      “快看长官,他们好像要冲过来的样子。”二等兵吓的不知所措。而他的长官看了这种情况赶紧的挥舞手臂。
  
      “都进入阵地,射击,快射击。”中尉大声的喊道。士兵们迅速的跳入战壕内,他们的铁丝网还没有布置,骑兵如果迅速的冲击过来,他们的防御还是有很大的危险,如果对方一心想要求死的话,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,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,士兵只能自求多福了。
  
      就在所有士兵进入战壕内的时候。安息骑兵忽然从一侧旋转撤退回去。他们发出哈哈哈的大笑声,似乎大宛人的愚蠢行为让他们很看不起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“他娘的,安息人,等着。爷爷迟早让你们笑不出来。”中尉骂道。他们的士兵已经装填好子弹准备射击了。结果对方竟然跑了。这让他们很是恼火。这样的进攻安息人反复多次,而大宛士兵不断的停止修建战壕的行动来应对这样的状况,最后他们的军官很恼火,命令自己的士兵采取军事行动。安排专门的神枪手专门打击对方,安息人吃了一次亏之后,就再也不这样做了。大宛士兵终于可以安心的修建他们的防御工事了。
  
      “安息骑兵绝对不会这样简单的就算完了。”一名军官营帐内,一名上尉对中尉说到。
  
      “是的,长官,我认为,今天的动作他们是在试探我们,如果他们觉得我们可以欺负的话,他们肯定会出兵进攻我们的那样的话,我们就要面对他们的围攻,不过我们不用担心,我们还有援兵,此外还有更多的兵力进行防御作战。他们根本对我们构不成什么威胁。”中尉说到。
  
      “可我们还有任务,寻找第一骑兵团,他们的情况还不知道怎么了。如果他们全军覆没的话,我们可能要采取报复行动,问题是那些该死的安息人,波斯人,他们在什么地方?就像今天一样,他们来无影去无踪。你抓不到他们,但他们却能跟在你的身边,让你提心吊胆的。这滋味真不好受啊。”上尉躺在自己的行军床上说到。
  
      中尉点点头。他觉得自己的长官说的对,在这样一种情况下,他们该怎么办?他们还能有效的进行防御,但是对方一旦围困,不和自己交战的话,这让他们感到十分的为难。
  
      大宛军队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战况,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游击作战,他们感到有些茫然,因为他们面对的不是一个国家有组织的军队,而是一群毫无组织的乌合之众。他们的战法极为的灵活,而且让人讨厌,这让很多大宛军官感到有些不自然。
  
      赛斯港,韩国新军军事情报部门。
  
      “长官,这是我们审讯的一百多名赛斯人的基层军官的笔录报告。对于他们的审讯内容我们做了一些总结。”上尉张素说到。他是一名刚刚进入情报部门的军官,原来他担任团部的一名参谋,因为工作认真,特别是对于一些资料的分类极为的有效,所以,他被调到了情报部门,情报部门是一个特殊的部门,他们对于很多资料要求极为的细致,因为一个细小的情报都会对他们产生很大的影响。
  
      “根据我们对他们的问话,我们得出,他们现在很担心赛斯国内听说了这样的事情,他们会报复他们的家庭,这点他们很担心,而且,他们不能回去,因为他们回去之后的话,就会遭遇最残酷的刑罚,这是他们最不愿意面对的一种情况。对于我们了解到的一些情报,对我们的意义价值都不是很大。”张素说到。
  
      “嗯。”情报中校杨飞点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我想知道。我们能不能策动他们成为我们的人,就是说,我们可以保证他们家人的安全,并且保证他们有很大的财富来源,但前提条件是,他们必须听我们的,否则的话,我们会解决掉他们,我们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性。”杨飞这样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嗯,长官,有,这种可能性非常的大,现在这些战俘的情况非常的微妙,他们不知道赛斯国内对他们的从处决会达到什么样的程度,因为他们都是私自投降的,他们的最高指挥官也自杀了。不可能给他们辩解的机会,就是赛斯政府不追究他们,但他们根本无法回去本土,因为那样的话,就会造成他们很大的荣誉损失。我知道这些赛斯军人都有这样的想法,他们现在得到了生存,就更加愿意活下去,对于死亡,他们本身就有很大的恐惧。”张素说到。
  
  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事实上,上面也计划让我们这样,让我们策动一些人,成为我们的军队,让他们帮助我们作战,毕竟他们知道附近村镇的情况,让他们来,要比我们自己做一些事情要好很多。当前的情况就是这样。”杨飞说到。
  
      “你认为,他们会这样接受我们的条件吗?”杨飞再次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嗯。应该可以,不过我们需要让他们做一些事情,就是让他们杀人,只有让他们不断的杀人,得到巨大的财富,他们才会摆脱这种情况。”张素说到。
  
      这是一种犯罪,把人性罪恶的一面释放出来,这些战俘非常的符合这样的情况,因为他们自己抛弃了自己的国家,如果当初他们坚定的支持的话,可能会遇到同样不好的情况,为了生存,为了自己的一条性命,他们选择了妥协,而这种妥协就是人性罪恶释放的开始。
  
      “只要他们做了一次,就可以有两次,三次,以至于更多,我们同时要给予他们很多的财富,这些财富能够让他们变得贪婪。而这种贪婪会让他们变得更加的疯狂,我们需要他们这样做。”张素正确的分析出了这时候这些赛斯战俘的心理。他们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了。他们的原则已经不存在了。因为他们已经越过了一次,越过一次之后就会有第二次,第三次,以及越来越多。
  
      “嗯。很好。这件事情,你们做一次实验吗?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能够让他们变得更快一些,或者是说,让他们变得温顺一些,上面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。”杨飞这样说到。
  
      “好的,长官,这件事情我来办。”张素点点头。
  
      战俘营外面。赛斯战俘骚动的看着行刑场,赛斯战俘的待遇还算不错,他们在这里,有了麻布做的战俘衣服,尽管看起来很简单,但比肮脏的军服好很多,韩国新军还让他们洗澡。换上这些干净的囚服,他们吃的不是太饱,一天只有两顿或者是一顿。这样的话,他们就没有力气反抗了。不过他们已经没有再过多的要求了。他们已经感到十分的满足了。要知道他们活下来了。
  
      他们惊恐的看着韩国新军,今天上午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,韩国新军士兵冲进来抓走了一些士兵,这让他们感到十分的恐慌,因为他们觉得韩国新军可能会处决他们这些战俘,不过他们很快就不担心了。因为他们得到消息,说着被抓走的士兵都是决心逃跑或者是煽动暴动的士兵,韩国方面只是处决一些首恶。同时,韩国方面要求,推出一些处决他们的人,因为这是他们赛斯人自己的事情,韩国方面不愿意参与其中。
  
      当然。处决这些死硬分子之后,他们的待遇会提升很高一个台阶,比如,他们的饭菜当中会有肉,想吃多少就能吃多少。有土地,有自己的奴隶,可以从战俘当中挑选自己的亲兵。他们的待遇会和赛斯人的贵族一样,如果跟随韩国方面作战,他们会得到更多的战利品,这些战利品会让他们的生活里有一个很大的提升。
  
      得到种种诱惑的许诺,一些早已经失去原则,厌恶这种战俘生活的赛斯战俘站出来,当然他们都是悄悄报名,不过处决却是公开的,这让他们一开始有些惶恐,因为他们不想让自己的同伴看到自己的嘴脸,但现在,他们不得不面对这样的情况了。韩国人需要的是榜样,而不是还希望保持自己名节的家伙。
  
      赛斯战俘在战俘营内看着,处决的战俘高达一百二十多人,很多战俘都认得对方,他们都是指挥官附近最勇敢的士兵,但现在,他们被处决了。他们双手反绑,被韩国新军士兵押着跪倒在地,韩国新军还是给了他们一些体面的。他们选择了枪毙,这样的话,可以减少对战俘的触动,但也足够震撼那些士兵的心理防线了。
  
      “那些战俘都在讨论什么?”张素问道一名翻译官,他能听到一些不同的战俘声音。
  
      “长官,他们在说,我们如何处决这些人,他们认为我们会砍掉对方的脑袋,还有说,这就是抵抗的下场,他们以后不能这样做了。就是他们不这样做,他们也回不去,既然已经做战俘。就有应该老实的待下去,这样的话,才能让他们变得心安理得起来。”旁边的翻译说到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他们的情况很混乱。好了。开始吧,我们没有时间给他们讨论这些。”张素说到。然后他就挥舞手臂,示意开始。
  
      一百二十多名被处决的战俘跪在地上,他们无法出声,被塞入了破布块。以及各种东西,总之不能出声,很多人还想挣扎,但却被韩国新军按住,这时候,死亡的恐惧让他们变得不安起来。一名战俘被发给了一发燧发枪,那是他们自己上缴的武器,里面装填了一发子弹,另外给了他们另外一发子弹,这是让他们补枪的时候用的,韩国方面知道这些家伙心理承受能力有一些变化,这才给他们发了一发子弹。燧发枪的口径很大,如果近距离射击的话,通常一枪会毙命,除非准头实在是太差了。对方因为近距离中弹会变得极为的痛苦,为了减少痛苦,补枪这是最好的办法了。
  
      第一名战俘上来拿着枪就过去了。
  
      “砰。”一声枪响,很干脆的,那名被处决的战俘倒在地上,对方的脑袋开花,天灵盖都飞出去了。子弹的威力很大,*混合着血水发出咕咕的是声音,这样的枪声让周围处决的战俘发生了一些颤抖,显然他们听到了这样恐怖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第二名可能迟疑了一下,他手中的火枪不停的发生卡拉卡拉的声音,他的双腿明显的打颤。
  
      “砰。”后面的一名赛斯战俘处决了一名,不过可能是因为第一名的影响,因为他觉得应该尽快的快一些。这样的话,自己就不会犹豫了。可能是想的太多,他一枪竟然没有打死对方,子弹打在了对方的后背上,对方的胸口出现了一个大洞,被处决的战俘依然还在抽搐,挣扎。但对方心里有些慌张,他只能再次步枪,装填子弹的顺序,以及速度都非常的缓慢。越是着急,越是弄不好。果然,再次开枪的时候。不知道什么环节出了问题,火枪竟然打不响。而远处观看的赛斯战俘们却没有发出笑声,有而没有其他的声音,他们只是默默的看着,因为他们就是一群猴,他们感觉被处决的就是自己一样,他们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了。他们根本不可能发起有效的反击。
  
      “嘭。”那名激动的战俘忽然挥舞手中的*纷纷的砸向对方的对方的脑袋,一时间血液横飞,*飞溅的让对方满脸都是,对方只是不停的砸,砸,或许这样他才能冷静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砰。砰。砰。”后面的比较顺利一些,心理紧张的因素已经过去了一段,很多战俘被一个一个的处决了。他们的痛苦少了一些。但第二名还没有处决,他迟迟不能的开枪射击,而那名拿着*狠砸对方脑袋的战俘已经被拖下去,对方的精神世界可能已经崩溃了。
  
      张素只是看着对方,他在看一个可怜的家伙,杀死战俘的速度越来越多。在处决战俘当中。竟然有的战俘还没有被处决就躺在地上了。显然对方被这样恐惧的处决方式被吓住了。身体不停的抽搐,最后还是被处决了。结束了他的精神痛苦。
  
      “砰。”那名战俘开枪了。子弹没有打中对方,那人却自己疯了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要比我们预想的情况要糟糕的多,不过他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。回头给他们安排一些吃的,改善他们的待遇,然后安排到沙州骑兵那边去,我们要让他们杀戮一些人,沾染一些鲜血,只有这样,他们才会稳定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。”张素笑着说到。他的手下很快就去安排去了。
  
      秦国,咸阳。
  
      “西域的确的矿石价格在下跌,比如,铜矿,金矿,等等,但东部地区的一些铁矿石价格却在上涨。”尚文看着报告说到。
  
      “嗯,东部各国都在建设自己的钢铁中心,齐国和赵国人联合建立起了一些新的钢铁中心,赵国人凭借手中的技术占据了很大一部分股份。齐国人也愿意,因为他们建立起了自己的钢铁中心。楚国人也在这样做,燕国和韩国方面展开合作,升级他们的钢铁中心,楚国人也在忙碌,据说韩国人要在其他地区也要建立更多的钢铁。这样一来,铁矿石,煤炭的需求就变得很多,赵国人出口大量的煤炭资源,高句丽方面也在出口。凭借便利的海运,他们完全可以促进铁矿石的上涨。”蒙毅说到。
  
      “因为造船业需要大量的钢铁,另外锅炉,以及各种机械设备,加上基础设施的建设,比如,孟拉。韩国人的孟拉也在建设当中,他们哟啊建设一条新的铁路,这条铁路可以促进他们控制孟拉地区,这样一来,他们的需求就会变得越来越多。”蒙毅说到。
  
      “嗯。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铁矿石上涨。看来铁矿石的需求会变得越来越多。”尚文说到。
  
      “是的,不过目前出产铁矿石的地方,好像并不是很多,这种需求会变得很大。”蒙毅说到。
  
  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(按住三秒复制) 下载免费阅读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