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荒啦文学网 > 爱情初遇见 > 第435章 正在沟通中

梦之城客户端下载:第435章 正在沟通中


  
  “我跟他啊……”
  朱贝妮有些踌躇,正在盘算从何讲起,忽听何美丽又说话。
  “你能想象吗?说起婚礼,杨薛蝉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办蒙古族的婚礼!”
  哦,原来这才是何美丽打电话的重点。朱贝妮有些哑然失笑。
  “一讲起蒙古族的婚俗,杨薛蝉就神采飞扬。好多细节说得形象又生动,让我忍不住怀疑,他失踪的那些天,是不是已经办过一场婚礼了。
  唉,太生动了。
  被我逼问狠了,他急了,脱口跟我说,他家开婚庆公司。呜呜,好憋屈呀。我觉得他骗了我!你说,他是不是在骗我?”何美丽如诉如泣。
  “啊,那个,什么细节说得很生动啊?”唔,这算是朱贝妮转移注意力的急智的极致了。
  “他跟我说,新人要穿鲜艳的蒙古长袍,腰上扎彩带,头上戴圆顶红缨帽,脚上蹬高筒皮靴,新郎还要佩带弓箭。其他的重要出席人也要穿节日盛装,还要骑马,赶彩车,什么弄只羊,哈达,美酒,跪拜……
  男方在女方家住一晚,第二天早晨,才带着新娘回男方家举行结婚婚礼。
  新娘上车还有很多讲究,到男方家后下车也有很多讲究。绕蒙古包行三圈啦,跳火堆啦,拜佛祭灶啦,新娘重新梳头换装啦……哎呀,我学不来。他说得好形象,好完整,我好像亲眼看到了一场蒙古婚礼的模样……哦,大贝,我的心都碎了!”
  “也许他家真的开婚庆公司呢?”朱贝妮开导。其实连她也不信,她宁愿杨薛蝉说的是见过阿哥阿姐或亲戚邻居结过蒙古族婚。
  “气死我了。我真恨不得拉他一起回他老家,亲手证实他这个骗子!”
  “……”朱贝妮不知该怎么往下接。
  “就这么干!我决定了!”
  “会不会太冲动了?”
  “可我一想到他可能已经结过婚,就寝食难安!我已经生疑,要是稀里糊涂自己骗自己,很可能一辈子都毁在这种软弱上。”何美丽的声音里透出坚强。
  朱贝妮一时觉得诸多不妥,正待组织语言,见陈小西从门外回来,才停顿了三两秒,就听何美丽说:“好,就这样。”然后,挂断了电话。
  朱贝妮举着手机,不知该不该打回去。
  “要是杨薛蝉的父母很愚昧,愚昧到敢私下扣留自己的儿子,何美丽冒冒失失闯到杨薛蝉老家,他父母会不会生吞了何美丽?”
  朱贝妮一脸惊慌问陈小西。
  陈小西听完不以为然地哂笑:“你们女人,不是把问题想得太单纯,就是把问题想得太严重。”
  “可是他父母毕竟扣下了他的各种证件。这还是杨薛蝉自己说的。”
  “即使是杨薛蝉自己说的话,也只能打折听。每个人都会不自觉地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讲述过去发生的事情。杨薛蝉跟他父母之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矛盾,我们外人也不得而知,知也只知个皮毛,不足与评论。”
  要是一半的人有陈小西这样理性,八卦就没有生存的土壤了。
  可惜,知道并不一定能做到。朱贝妮仍旧忍不住暗自猜测,虽然多次被证实那不过是瞎忙。
  有规律总有例外,譬如这一次,答案自己送上了门。
  又过了两天,也不知何美丽背后跟杨薛蝉搞了什么,杨薛蝉可怜兮兮求上了门。
  朱贝妮听到敲门声,去开门。见杨薛蝉在门外,不由意外。
  “是你?你找陈小西?”朱贝妮见杨薛蝉的第一反应是股票出了问题。
  “不,不,我找你。”杨薛蝉露出为难的笑。
  其实已经辞职却谎称请假的陈小西从卫生间出来:“杨兄,请进!”
  杨薛蝉稍稍铺垫了几句话,就开门见山。
  “你们能不能阻止美丽去我老家?”他几乎是哀求了。
  “为什么?”朱贝妮反问。
  “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这两天她就是跟我老家杠上了,非要去一趟。”
  “我的意思是为什么去不得?”有陈小西壮胆,朱贝妮只管开口问。
  “……”杨薛蝉的神色抽搐一下,脸上复杂的神色渐渐浮现,他很快敛了敛神色,搓着手,有些讪讪的:“也不是不能去,不过现在,似乎,好像,还不是时候,不是时候……”
  朱贝妮严肃地审视着眼前底气不足的杨薛蝉,热情渐渐冷却。
  陈小西端着从厨房新冲泡的咖啡,放一杯在杨薛蝉面前。
  房间不大,他刚才虽在厨房,也不过一扇门之隔。刚才朱贝妮与杨薛蝉之间的对话,陈小西听得一字不落。
  “杨兄,快点从头到尾一五一十交代吧,不然,你看,你马上要失去我家Bunny的信任了。”陈小西哈哈笑着拍杨薛蝉的肩膀。
  杨薛蝉苦笑一声:“哪有什么美丽怀疑的结过婚!我就是为了不结婚,才逃出来的啊。”
  “现在不是时候,什么时候是时候?!”这本是朱贝妮奚落杨薛蝉的话,却被杨薛蝉听成询问了。
  他马上认真回答:“等到我跟我爸妈谈妥了的时候。”
  朱贝妮差点就信了,马上想到:谈个鬼啊,杨薛蝉是位至今都没有手机的人!不然今天也不会登门拜访了。
  “跟你父母用什么谈?邮件?还是意念?”朱贝妮差点绷不住笑。杨薛蝉的父母,经由杨薛蝉的描述,很可能就是俩法盲。
  杨薛蝉有些不自在:“有时候,不沟通,也是一种沟通。”
  “噗——”朱贝妮的加糖牛奶果然噗出来半口。
  “好吧,我承认,这的确不是一种积极的方式。但是,有时候,你除了拥有对方对你的爱,其实并没有半点谈判砝码。这种情况下,你让我怎么办?”杨薛蝉抬起了头。眉宇之间,竟难得保持着一种磊落。
  朱贝妮头一歪:“对不起,听不懂。求解释。”
  只有陈小西,优哉游哉,一副风轻云淡看热闹的模样。
  杨薛蝉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,再抬头的时候脸色严肃了不少。不过,在内心已生出成见的朱贝妮看来,这样明显变换表情更像是戏精开始表演的前奏。
  (本章完)
  
  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(按住三秒复制) 下载免费阅读器!!